欢迎访问河南大学校友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 世纪河大 > 校友文萃
灯塔
作者:管理员 发表日期:2021-09-15 访问次数:111

远方有一座古城,承载了青春的向往。

远方有一所校园,辉耀着理想的光芒。

远方有一群先生,默然将你我心灯点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——题记



嵩岳苍苍,河水泱泱,梦魂萦绕,东京汴梁。又是一年教师节,登高凭栏,念远怀人,那北来的行行鸿雁,可曾带回恩师的消息?那开封的郁郁菊香,又能否随秋风飘到遥远的夜郎?铁塔行云,汴水秋声,每念及此,涕泪满裳。

毕业那年,我填了一首《沁园春》,其中有几句是黄尘此去阴霾。但方正安能任剪裁。幸明师谆嘱,晨昏在耳,贤昆夙愿,早入襟怀。直到今天,跌跌撞撞的自己仍然记得老师的期待——存其倔强,去其忿激,为一个好人能真正成为好人的世界不断努力。

“经师易遇,人师难遭,感恩此生遇见河南大学,遇见那些书窗守志、淡泊名利的师长。毕业近十年了,世俗依旧强大而残忍,自己却仍是天真而固执,原来,我的每一个选择,都带着来自大学时期的烙印。


前段时间火出圈的程民生教授,那句真诚辟油腻,善良能辟邪再次令我热泪盈眶,这番充满人文情怀的叮嘱,让我想起了读书时的老师,姜桂之性、贞秀之姿、仁德之风、超迈之品,是对他们最好的诠释。


因为疫情的原因,这两年我已没法再回学校去看看了。依稀记得上一次漫步校园,是2019年的1月,在月色朦胧的小花园中,寒风伴着梅香抚摸脸颊,虽然生疼,却很惬意。我独自坐在石凳上,看斑驳的树影、零星的行人、成群的麻雀,陶然自乐。


我深深感觉到,只要回老河大逛一圈,麻木昏沉的自己立刻就能满血复活。那些不起眼的角落,曾是我与老师并肩漫步高谈阔论的地方,那些叫不出名字的花木,见证了我与老师心意相通时的喜悦与幸福。


老师淹贯经史,出入百家,继武前贤,卓荦不群,我对他始终都怀着一番感念之恩与孺慕之情,每每想到他,内心总是充满欢喜,如坐春风、如沐澄辉、如饮醇醪,枯萎的灵魂也能重新得到滋养。


梅贻琦说过:所谓大学者,非谓有大楼之谓也,有大师之谓也。我想,真正的大师,不是顶着各种头衔出入庙堂谀时颂圣的清客,而是用生命去践行学问、用人格去感召后辈的贤士。


这便是河南大学对于我的意义。那些三尺讲台上的先生们,有的人我有幸亲聆教诲,有的人却也无由亲炙,不过,他们彰显出来的理想主义精神却无时无刻不萦绕在心头,不论自己毕业多久,漂泊多远,我都知道,他们是凄风苦雨中心甘情愿为我们托底的人。


情怀二字,年少时谁都拥有过,只是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,在世俗魅惑与生存焦虑之下,对绝大多数人而言,这个词会愈发变得可笑和陌生。于是情怀不是被抛弃,就是被气跑了,然后慢慢沦为调侃的对象,以标示着成熟和稳重的确立。


然而,德不孤,必有邻,因着先生们的存在,我看见了情怀永续、灯塔永明。今天,我深情地怀忆起衣钵传法的恩师,是他们让我想起了久已蒙尘的珍贵,进而重新思索生命存在的价值,去抵御人世间无常的沉浮跌宕。


先生之风,山高水长,人天师范,作作有芒,中原大地上那些恩深德厚的师长,愿你们永远平安喜乐,康泰吉祥!




谭榕榕,贵州凯里人,2008年进入河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新闻系学习,2012年毕业回乡投身教育事业,现就职于黔东南民族职业技术学院。热爱写作,两首原创律诗入编文化部第二届中国百诗百联大赛作品集,四首词曲入编《中华当代诗词库》,在《贵州日报》《黔东南日报》上发表过数篇文章。

河南大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©2016 地址: 中国·河南·开封·明伦街/金明大道

豫ICP备05002499号 豫公网安备 41020302000011号

联系电话: 0371-22196086 邮编: 475001/475004

河南大学校友总会网站工作室制作维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