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河南大学校友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 世纪河大 > 校友文萃
赵国权: 我的大学
作者:管理员 发表日期:2021-09-07 访问次数:200


何谓大学,何谓我的大学,至少在高考恢复之前,我一脸茫然。只因没有被“推荐”的资格,大学与我无关,所以也从未想过我的大学会是什么样子,也未羡慕过那些因上大学而改变命运的人。


自从邓小平决策恢复高考,亲眼目睹那些和我一样的农家子弟,通过考试也能“跳龙门”,内心便生出一股冲劲,豁出去,也要拥有一所改变自己命运的大学。


国立河南大学时期的校门


高中毕业那年,我首次参加第二届高考,因经验和实力不足,虽够最低建档线,却未能如愿。接着参加第三届高考,结果亦如此。但内心的那把火越烧越旺,不敢放弃,也不能放弃,找差距,补短板,再接再厉再战。到1980年的第四届高考,终有回报,考个所在乡镇高中考点的文科最高分。分数下达后,面对厚厚的学校专业目录而不知所措,因为对学校的了解只能看专业目录中的介绍,没有其他的信息来源,真不知大学是什么样子。这时,曾毕业于开封师范学院的申民权校长找到我,说开封师范学院刚改名为河南师范大学,其前身曾经是国立河南大学,在国内外都有一定的影响力,改名后新开的学校教育专业系首次招生,主要培养各级师范学校教师。经他一说,我不由心动起来,放弃对其它知名高校的选择,毅然在第一志愿上郑重写下“河南师范大学”的名字,也就是毕业时又恢复校名的“河南大学”。



接到录取通知书,我便成为全村第一个大学生,街坊邻里都为我高兴,家里人更高兴,最高兴的还是我,有一种“一日看尽长安花”之感,只因有了一所“我的大学”。


然在没有踏入大学门之前,对母校的理解还处在朦胧想象之中。入校之后,我用心去感受,回味她的过去,体验她的现在,憧憬她的未来。四年之后,我毕业留校做老师,继续用心去感受,不离不弃,直到花甲之年告别那块属于我的三尺讲台,虽然没有完全读懂她,但长期的思考慢慢沉淀下来,却发现这就是我心仪已久的“大学”。



这是一所积淀深厚、肩负薪火传承使命的大学。她坐落在八朝古都开封,与宋代开宝寺塔、明清城墙、近代高等教育建筑群三处“国保”级文物激情相拥在一起,在全国高校中绝无仅有。早在后周时,这里就是国家最高学府及最高教育行政机构国子监所在地,北宋初年在后周国子监遗址上重建国子监。清雍正时,将河南贡院迁移至此,同时可以容纳11866名考生参加考试,其规模仅次于南京的江南贡院,与江南贡院、北京贡院和广东贡院一起被称之为明清四大贡院。不仅如此,清末最后一次全国会试在此举办,成为实施1300多年的科举制度的终结地。


河大校园内的河南贡院碑


民国元年,以林伯襄等为代表的一批有识之士,紧跟“清华留美预备学校”的脚步,在河南贡院旧址,创办一所视野更加开阔的学校,即“河南留学欧美预备学校”,与早年盛宣怀创办的南洋公学一起,成为当时国内三大留学教育基地。“我的大学”让教育薪火在古老的中州大地上再次燃起,由此也拉开了河南现代高等教育发展的序幕。


作者本科毕业合影(最后一排右起第八位)


这是一所海纳百川、自强不息、锐意进取的大学。开封地处中原核心区域,也是近现代河南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,无论是国内战争,亦或是抗日战争,开封城都首当要冲,我的大学也始终与这座千年古城同甘共苦。在生存环境和条件极为艰难困苦的情况下,我的大学仍始终恪守初心,用自己的智慧和坚强的意志不断地与困难博弈,与命运抗争,从预校到中州大学、中山大学,从省立大学到国立大学,走过了一条既艰辛又辉煌的河大之路。


作者走访栾川潭头镇“河大池”


即便在烽火硝烟的抗战时期,面对日寇步步紧逼,我的大学翻山越岭多次搬迁,不仅不离故土,还行走在抗日前线,边抗日边办学。为抗日,与当地民众同心同德,不惜抛头颅洒热血,可歌可泣;为办学,群策群力,教学科研双赢,全国高校综合实力名列前茅,因此晋升为国立。新中国成立后,虽经院系调整,甚至是更姓改名,但改不掉的是她的本色,她的执着,她对中原大地的那份挚爱。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,我的大学“河南大学”的名字再次进入大众视野且响彻中州大地,再次扬帆远航奔向新时代,从恢复校名到组建新的河南大学,从师范院校发展为综合性大学,从地方普通院校到2008年进入省部共建、2016年入选国家“111建设计划,再到2017年入选双一流建设高校,一步一个脚印地走来,成就了一代代河大人的强校梦想。



这是一所名师云集、人才辈出的大学。清华大学原校长梅贻琦曾经说过:“大学者,非大楼之谓也,乃大师之谓也。”我的大学有大楼,楼却不高,也不多;有大师,名气却很大,也很多。范文澜、冯友兰、董作宾、冯景兰、罗章龙、郭绍虞、汪敬熙、杨亮功、姜亮夫、嵇文甫、任访秋、周守正等,在各自的学科及活动领域都是顶级的领军人物,如雷贯耳。在大师们的精心培育下,侯镜如、袁宝华、王国权、赵毅敏、尹达、邓拓、白寿彝、杨廷宝、高济宇、姚雪垠、周而复、吴强、马可、赵九章等大批校友,也都成为蜚声中外的各领域大家。单就教育学科而言,从开中国近现代乡村教育实验之先的著名乡村教育家王拱璧,国家主义代表人物、“收回教育权”运动口号提出者余家菊,国家“六·六”教师节的倡导者、著名教育家邰爽秋,“廉方教学法”的创立者、著名教育实验家李廉方,教育史学泰斗毛礼锐,河南大学校歌曲作者、“陈氏乐尺”发明者、著名珠算教育家陈梓北等专家学者,到河南高校首批首位研究生、现代豫剧之父樊粹庭,全国课程教学论专业首位博士生导师、原西北师范学院院长李秉德,著名军旅作家吴强,到发行200多万册的高校文科教材《教育学》主编之一、著名教育学家王汉澜,全国四大心理学杂志之一《心理学探新》主编、著名心理学家王丕,以及目前在岗的教育部副部长宋德民、人民教育出版社总编辑郭戈、北京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王定华、中央司法警官学院院长章恩友、中国教育学会秘书长杨银付、教育部“长江学者奖励计划”青年学者薛二勇和联合国部门主管、河南大学美国校友会会长翟莹等杰出校友,正是他们的卓越奉献和出类拔萃,最终成就了曾被全国人大常委、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、“生活·实践”教育学派创始人周洪宇教授誉为“河南大学教育科学学院现象”。



这是一所立足本土、胸怀国家、放眼世界的大学。她立足河南本土,圆了数十代河南学子就读一流大学的梦;与河南多个地市签订战略合作协议,以助推地方社会经济科技教育的高质量发展;在当年曾经搬迁过的地方建有多所附属学校,以感恩峥嵘岁月之中对她的关爱和支持。她又胸怀国家,当国家发展需要对高等教育进行战略调整时,她大爱无私,服务大局,折枝为林,将一个个优势学科散播在华中大地,孕育出了近十所颇有特色的学科大学,而今的郑州大学、武汉大学、华中师范大学、华中农业大学、中南财经政法大学、河南医科大学(2000年并入郑州大学)、河南农业大学、河南师范大学、江西农业大学等无不携带着她的基因,无不流淌着她的血液。伴随着改革开放,我的大学又与时俱进,放眼世界,她与多个国家的多所知名大学签订合作办学协议,本部有国教、欧亚和迈阿密,以国际教育为特色的郑州龙子湖校区又拨地而起,正朝着国际化、高端化、前沿化办学方向大步前进,未来可期。


这,就是我的大学,一所让人魂牵梦萦的大学,一所如有来世还愿做“河大人”的大学。



作者简介



赵国权,男,河南荥阳市人。教育学博士,日本中央大学访问学者,河南大学教育学部教授,教育史专业硕士生牵头导师。民盟中央参政党理论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,民盟河南省委高等教育专委会副主任,民盟开封市委参政议政专委会主任,政协开封市第十、十一届委员及第十二届常委会委员。发表学术论文120余篇,出版学术著作10余部,主持及参与国家社科、省社科基金等各类课题多项,多次赴日本、韩国、印尼、马来西亚等国参加学术交流活动。

河南大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©2016 地址: 中国·河南·开封·明伦街/金明大道

豫ICP备05002499号 豫公网安备 41020302000011号

联系电话: 0371-22196086 邮编: 475001/475004

河南大学校友总会网站工作室制作维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