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河南大学校友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 世纪河大 > 校友文萃
我和河大建筑的那些事——乙六排
作者:管理员 发表日期:2021-05-28 访问次数:663

上文说道,我们大学的宿舍乙六排早已不复存在,甲乙丙丁的所有排房都被扒光了,与之相连的排房后面非常壮观的亚洲第一大厕所也灰飞烟灭了。但是在乙六排居住三年所发生的事却历历在目难以忘怀。

 

排房很大,一个房间住12个人,人多嘴杂,寝室长是最小的官,但是权力很大,管着熄灯,晨跑、卫生等杂事,好在那时候的同学都很自律,都很简单,宿舍,食堂、教室三点一线,谁早上不跑操。

 

谁晚上不上教室自习是一件很丢人的事,更别说迟到早退了。三年期间发生了多少事罄竹难书,但是印象最深的和我联系最密切的,至今恍若昨天的有那么几件。

 

 

 

 

卧谈会。白天学习都很忙,每天最放松的时间就是晚上熄灯以后的卧谈会。不知道谁开始提出一个话题,然后每个人随意发表自己的观点,不感兴趣也可以保持沉默。内容涉及生活学习的方方面面,文学、电影、文化、思想、故乡、爱情、吃喝拉撒应有尽有,观点五花八门,有附和有反对,激动处,争得面红耳赤,恨得咬牙切齿,第二天醒来随风而去。渐渐睡意来袭,寝室长下令睡觉吧,方才停歇下来,进入梦乡。

 

记忆最深的一次是讨论普希金,一个言语不多,闷头读书的外号“老古董”的文泽同学,发表了一番高见,惹得所有室友哄堂大笑,场面失去控制。我们那时候很多图书馆的旧书是繁体字,可能文泽同学睡前在看普希金传,大家知道普希金为妻子娜塔莉雅和丹特士决斗而死,年仅38岁。老古董文泽同学看的是繁体字,决斗的繁体字是决鬥。老古董同学把鬥字误读为门,卧谈会已接近尾声,大家都有了睡意,这时老古董同学幽幽的说了一句:我很喜欢普希金的诗歌,但我不赞成他为了女人给人决门。话声刚落,李印同学反应快,大声说道:你说普希金给人决门!大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经李印提醒,随即哄堂大笑,怎么压都压不住。当然文泽同学可能当时看走了眼,现在已是研究《荀子》的专家了。

 

敲墙斗。我们当时还没有专门的女生楼,我们在平房是男女混住,我们的隔壁就是女生宿舍。众所周知,女人是浪漫的,有事没事,何时何地,都可以放声大笑。往往我们渐入梦乡,她们笑声突起,连绵不断,我们实在受不了了,就开始敲墙提醒,谁知她们不仅不停止,还奋起还击。开始是挨墙的同学用手敲,最后愈演愈烈,用拖把、脸盆。情急之下一切能找到的东西,一场大战、酣畅淋漓,忘记了睡眠,从报复发泄到娱乐狂欢,第二天灰头土脸,见面羞涩一笑,算是过去了。

 

歪槐树。我们宿舍门前有一棵槐树,它的树干是歪的,树根也有部分裸露出来,恰巧像个凳子,我坐在树根上,一坐就是三年,它宛如我一个无声的好朋友陪伴着我,无怨无悔,不离不弃。

 

真是可惜,至今我也没有留下和它合影的一张照片,也不知道什么时间它被什么人砍去,不知道它倒下时是否想到我,是否想给我说什么。有时想起来觉得愧疚,它陪伴了我这么久,我离开以后竟然忘了它。人非草木,谁能无情,可是人的情在哪里?我天生愚笨,但是懂得笨鸟先飞,天道酬勤的道理,懂得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回报。四年大学我不是优秀的,但我是勤奋的。四年以来,我几乎没有睡过午觉,余省宽老师负责阅览室,赞赏我的勤奋,给了我一个特权就是下班以后我可以把一些书籍带回去。我用四年的午休时间读完了图书馆所有的人物传记,毕业那年还完成了《名人之死》的书稿,开始出版社还准备采用,不知为什么无疾而终,现在想来书稿犹在,遗憾长存。而这些中午我最忠实的陪伴者,就是门前这棵歪槐树。在乙六排居住的近三年的时间,我每天中午都是依偎着这棵歪槐树度过的。吃完午饭,我拿起书本和座垫还有一个搪瓷缸,把座垫铺在树根上,坐下来,背靠在歪着的树干上,角度就像一个躺椅,上苍送给我一个读书的好凳子,可以理解为天道酬勤吧。然后静静地打开书,进入了我一个人的读书世界。困了,就眯一会。累了,就站起身,伸伸懒腰。渴了就喝口水。没有人打搅,偶尔有同学过往打水,也习惯了这道风景。渐渐地歪槐树成了我最忠实的朋友,任我坐,任我躺,不知道这三年来我的斜靠是否增加了它的弯度,增加了它的痛苦。但是它始终一声不吭默默支撑默默陪伴。我在这棵歪槐树下收获了多少知识,树立了多少理想,看透了多少人生,感悟了多少名人。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,到有了自己明确的人生观、世界观、价值观的青年。我非常感谢这棵歪槐树,想念这棵歪槐树。多少年后,我曾经去过歪槐树生长的地方,物是人非,歪槐树不在了,哪怕是让我给你浇桶水也算是对你的报答啊!在这棵歪槐树下我不仅收获了知识,竟然还遭遇了爱情。一天中午,我正在树下看一本叫做《祝你成才》的杂志。一个像电影《乡情》里的翠翠的女同学飘然而至,问我:你看的什么杂志?我双手递过去,说:《祝你成才》。她羞涩一笑,回我一句:祝你成才。就这样爱情的种子萌发了,那个像翠翠的女孩成了我的妻子,风雨同舟四十年,一起走过。

 

围绕着乙六排,我还在大学期间干了一件最尴尬的事,至今想起,仍忍俊不禁。排房旁边是个球场,还有几副单杠,我们偶尔想起晒被子就在阳光很好的日子里把被子铺到单杠上。有一次我只记得晒不记得收,突然下起了大雨,我看着被子在雨中飘摇,却以为是别人的被子。高兴的大叫,大家快来看呀!谁的被子忘收了。一个同学看看我空荡荡的床,告诉我:别喊了,那不是你的被子吗?我顿时傻了。

 

 


 

作者简介

李卫国:1981年入河南大学中文系学习,

现任河南大学国际汉学院院长,副教授,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生导师。

 

河南大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©2016 地址: 中国·河南·开封·明伦街/金明大道

豫ICP备05002499号 豫公网安备 41020302000011号

联系电话: 0371-22196086 邮编: 475001/475004

河南大学校友总会网站工作室制作维护